• 周五. 1月 28th, 2022

为什么此时此刻“降准”?——“收短放长”必须讲求艺术

adminp4mrw

12月 11, 2021
乐鱼电竞官网登录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评论员钮文新2021年12月15日,金融机构加权平均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将从%降至%,正所谓降准个百分点。

其中,不含已执行5%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金融机构。

为什么?按照央行的说法,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

此次降准,将减少银行150亿元资金成本,释放万亿元长期基础货币。央行表示:本次下调后,中国人民银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坚持稳字当头,不搞大水漫灌,兼顾内外平衡,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加强跨周期调节,统筹做好今明两年宏观政策衔接,支持中小企业、绿色发展、科技创新,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这当中的每一句都有内涵,比如坚持稳字当头,不搞大水漫灌,兼顾内外平衡,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这就预示着本次降准并非单向投放基础货币,而是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前提下,更多实施收短放长的对冲操作。据统计,12月份将有9500亿元的一年期流动性便利(MLF)到期,所以可以预计,万亿元无期限基础货币释放,其中该有9500亿元将用于对冲MLF到期,而真实数量投放最多2500亿元。实际上,用一年期的MLF投放对冲7天期、14天期等短期逆回购的操作,这是收短放长操作;用无期限的降准资金对冲一年期MLF,同样属于收短放长操作。但需要注意到,收短放长本身也是货币宽松的一种手段。

按照常识,1元长期基础货币释放,至少可以减少银行4到5元的短期债务需求,从而相应减低银行资金的紧张程度。正因如此,《中国经济周刊》不仅是最早提出央行货币操作应当收短放长,而且始终坚持。

原因是:实体经济需要的是长期资本,而非短期流动性。

所以,必须扭转中国金融短期化趋势,增强金融市场更多生成长期资本的能力,这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要求。从现实情况看,目前央行已经注意到金融期限的重要意义,所以从去年到现在的几次降准,都在同时强调性说明:降准释放长期资金,可以补充银行长期资金等。

但是,货币操作毕竟是个讲究艺术的过程,而绝非简单的数学过程。第一,有些人把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和超额存款准备金率混为一谈。

其原因是:两类存款准备金都是商业银行在央行的存款。所以,美国的大量超额存准+少量法定存准和中国大量法定存准+少量超额存准一样,总体数量大致相当,于是认为:中国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并不高。真是这样?其实,这类认知存在偏差。常识告诉我们,超额存准比例越高,市场认为货币越松;而法定存准比例越高,市场认为货币越紧。

这就是说,同样规模的法定存准率和超额存准率,市场对货币松紧的认识截然相反。

第二,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的提法,也要结合具体情况来考虑。试问:难道GDP名义增速仅为1%,货币政策也要与之匹配即可?难道不应当主动放宽货币供给以拉动经济需求的增长?我们赞同正常货币政策也是一种宝贵资源的提法,但这个宝贵资源是用来更好实施宏观调控的,这才是宝贵资源的意义所在。

第三,收短放长的操作,既要注重放长的节奏和数量,同时更要注重收短的节奏和数量。绝不能少量放长、过量收短,这样会严重对冲政策效果。而过去我们是否存在这样的问题?尽管如此,大方向上的收短放长是正确的。它有利于中国资本市场健康发育,有利于科技创新企业获得资本支持,有利于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